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老解 > 自白书:我为什么要“黑”5G?

自白书:我为什么要“黑”5G?

 

201966日中国5G商用发牌以来,我先后写过十几篇与5G有关的分析文章,历数这些文章,批评性的居多,我批评过NSA的建网路径、批评过以“省钱“为目的的共建共享思维、批评过“被5G”的套餐噱头、批评过5G上珠峰的宣传秀,以及最近一篇通过解读洛阳联通实行5G基站休眠现象而批评运营商大水漫灌、大干快上的5G建网策略。

正是由于这些批评文章,我甚至成了通信业里的反面典型,被指责为“黑”5G专业户。

对于这种指责,我是坚决不认同的;同时,我也意识到这些指责者,其实没有读懂甚至读完我的文章因而无知于我的本意。因此,写下这篇《我的5G自白书》把我的立场和观点做一个统一的综述,就显得非常有必要了。

首先,开宗明义,我坚定地看好5G技术!

通信技术的发展,凝聚着通信行业一代又一代研究人员、技术专家的智慧和付出,从2G3G4G5G,乃至到后续的6G7G,通信技术都是基于前代技术的成绩和不足向前迭代演进的,只会一代更比一代强,绝无退步的可能。

4G改变了生活,5G要改变社会。我由衷地相信5G技术的这一美好愿景,基于比4G技术更快的速率、更多的连接数量、更低的时延特性,5G技术可以将无线连接从人与人扩展到万物互联,通过与垂直行业的紧密结合助其实现数字化转型,必将为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创造新价值和新贡献。

所以,对于5G技术,我是坚定地看好,坚决地支持和拥护。

 

其次,毫不讳言,我坚决地不看好当前的5G发展策略!

再好的技术,如果不能按照产业规律和市场法则来实施推广,则在其利用过程中,必然会走上弯路,造成其价值不能充分得到发挥,甚至是得不偿失的后果,以此为标准来看,我国当前的5G技术在落实到路径选择、建网策略,乃至市场推广上,已然走上了歧途。

  对于中国5G产业的发展,政府层面的定位其实一直非常明确。在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制造强国战略和网络强国战略,从推动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的角度出发,“加快信息网络新技术开发应用,积极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5G)和超宽带关键技术研究,启动5G商用”。

  因此,5G在中国所承担的使命是作为构筑万物互联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赋能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通过推进信息网络技术广泛运用,为垂直行业奠定通信基础,促进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产业的升级换代,推动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和成熟。简而言之,按照中国移动总裁李跃所提炼的,4G改变了生活,5G就是来改变社会的。

  从改变社会的角度来看,5G的三大业务场景中eMBB(增强移动宽带)只是现有4G在速率上的升级,面向的还是现有To C市场用户体验的提升,而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和uRLLC(高可靠低时延通信)才是5G技术与To B垂直行业应用相结合,将连接从人扩展到万物互联,赋能产业升级为社会和经济发展创造新价值的着力点和落脚点。

  所以,5G技术要实现赋能垂直行业应用,助力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的使命,成为社会数字经济和各行各业转型升级发展的新引擎,选择支持mMTCuRLLC应用场景的SA独立组网架构、按照To B行业需求精准部署5G网络、围绕To B应用需求合理规划、精准投资,稳健地推进5G网络建设和商用进程,才是中国5G产业发展的正途。

但是中国当前的5G发展策略,从一开始就选择了NSA非独立组网的技术路径推进5G商用的歧途,这种过渡性的选择一方面增加了运营商后续网络改造的复杂程度和成本,也造成了NSA单模手机在SA网络大规模部署后无法享受5G服务的成本浪费,更重要的是从起始点就偏离了5G技术的价值在于赋能垂直行业应用、助力产业升级的主航道。

沿着这一偏离的主航道的发展路径,虽然三大运营商从2020年开始启动了SA独立组网的网络建设,但其建网策略仍然围绕eMBB场景满足To C市场需求大规模展开。

既然是面向To C用户建网,三大运营商顾及To C用户体验就只能简单地复制4G建网思路,从大城市的话务密集区为热点开始向周边摊大饼搞连续覆盖,因此虽然已经开通了近405G基站,但实现5G网络连续覆盖的目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然是一个吞噬运营商巨额资本支出的巨大无底洞。同时,由于eMBB应用的匮乏,用户使用5G网络的积极性不足,也导致其巨额投资建设的5G基站空转但耗电量剧增,而不得不采用休眠关站等技术手段来减轻运营成本压力的局面。

另一方面,为了营造5G商用的可喜成果,运营商在业务推广中玩起了“5G套餐用户”的概念游戏,通过对5G资费套餐优惠促销的方式吸引使用4G手机的用户升级5G套餐,以达到5G用户涨势喜人的宣传业绩。这一方面无助于缓解5G网络利用率低下的现实,另一方面又损害了其4G现金牛业务的收入,不仅得不偿失而且还造成了中国市场5G用户数大于5G手机出货量的国际笑话。

由于5G网络的高频化特点,运营商要达到和4G网络同等覆盖水平所需的5G基站数量要数倍于4G,这将导致运营商的5G网络投资也会数倍于4G;同时为了吸引4G用户快速升级到5G运营商又不得不下调5G资费,但由于eMBB应用的缺乏又很难在5G业务上获得额外的收入,运营商的移动业务营收上遭受损失已成必然。

我们已经看到在3G4G时代重复过的故事,在中国5G身上又一次上演:为了寻求快速增加的5G连接数,三大运营商只能寻求更便宜的5G手机、更快的网络覆盖,以及更大规模的优惠补贴来继续同质化的竞争策略,在急功近利中对5G的技术价值造成一次又一次的严重折损。

看到作为通信科技先进生产力代表的5G技术,被某些厂家出于一企私利出发驱动运营商走上了这条背离5G产业价值的歧路,这才是我痛心疾首地写出一篇又一篇“黑5G”的文章的原因所在。走在歧路上的运营商无疑将收获成本上升、收入下滑引发的经营业绩承压的后果,而届时难免会将罪魁祸首指向采用5G技术所致,从而令5G技术蒙受不白之冤,这才是通信业的悲哀。

 

最后,再度重申,我始终坚信5G改变社会的使命必达。

在刚刚举办的“2020亚布力论坛夏季高峰会”上,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公开演讲说“5G不是给个人用的,5G这张网络是为企业用的或者行业用的、为工业用的、为产业用的”,虽然表述有些极端,但从产业投资者的角度点明了5G的价值所在。

更早一些时候,刚刚退休的工信部部长苗圩曾在去年920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明确地表示“对广大用户而言,4G手机够用了,大部分应用4G足够了;5G真正的应用场景,80%应该是用在物与物的通信,如工业互联网领域”,这是从行业主管者的角度给出了5G价值的定位。

不久之前,中国移动举行5G专网启航计划线上发布会,正式发布5G专网产品、技术、运营三大体系,将基于“网随业动、按需建网”原则,推出5G专网“优享、专享、尊享”三种业务模式。

我乐观地将中国移动5G专网服务的推出视为5G价值回归的开始。中国移动副总经理赵大春在会上表示,在100个集团级龙头示范项目中,有超过70%的项目已经提出了明确的网络专用需求,这正体现了To B行业对于5G技术价值的高度认可。

正如中国移动通信专家陈志刚在其《5G革命》一书中所说,“与过去的3/4G一般集中于面向大众的移动通信服务不同,行业市场将是5G故事的主角,而行业专网(私网)将是5G与垂直行业融合的主流范式”。

5G技术通过专网的形式帮助行业客户快速构建安全可靠、性能稳定、服务可视的定制化专属网络,满足客户对于数据不出场、超低时延、超大带宽、海量连接等方面的需求,可实现高清视频回传、远程控制等作业场景,从而深度融入制造行业、智慧城市、零售行业、农业、医疗行业、教育产业、 交通运输业及数字经济和数字政府等经济社会领域,作为构筑万物互联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最终实现其赋能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的价值和使命。

这才是我笃信的5G价值,这才是我理解和认同的5G发展的正确方向。

5G发展,网络建设是先行指标,依照这个方向,中国移动在5G专网发布会上最新提出的“网随业动,按需建网”策略才是5G网络建设的正确道路,不要再如当前所为围绕着To C4G网络热点区域再叠加一层更快连接速但更高成本的5G基站了,5G网络的投资和建设要随“业”而动,还是把5G基站建到矿山去、建到厂区去、建到农场去、建到港口去吧!



推荐 106